主页 > H惠生活 >母:指不做功课还发脾气‧安亲班院长母子掴我儿 >

母:指不做功课还发脾气‧安亲班院长母子掴我儿

2020-07-18来源:H惠生活
点赞:539
母:指不做功课还发脾气‧安亲班院长母子掴我儿(霹雳‧怡保11日讯)一名母亲申诉,其7岁儿子因不肯做功课和发脾气,结果在安亲班遭院长母子掌掴,还被这对母子以藤条鞭打背部和腿部,导致儿子左右脸颊留下红红的手掌印,腿部也有藤条鞭过的痕迹;儿子受到惩罚后留下阴影,迄今都不敢到学校上课。这名母亲声言,她向安亲班院长和她儿子理论时,对方亲口承认曾经动粗,还说:“如果你接受不到这种教学方式,就不要把儿子带来这里。”院长承认动粗来自布先的小贩温爱芬(39岁)于週三在霹雳州国阵公共服务投诉中心主任拿督李官仁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叙述其子刘子健在安亲班遭院长母子掌掴的经过。温爱芬育有4名孩子,刘子健排行第三。她说,子健目前是霹雳华小一年级的学生,早前被她送到另一家安亲班,惟在发现儿子没有把学校功课做好之后,她于三个星期前把儿子转送到这间位于怡保孟加兰的安亲班,以方便儿子和同班同学一起做功课,每月收费是270令吉。“儿子过后曾经向我反映,表示不要再去安亲班补习。儘管我多番追问,但儿子坚持不肯说出原因。”温爱芬提到,安亲班设立在一间两层楼的住家,住家外面没有招牌,只是悬挂竹帘写上补习班的字眼;据她所知,安亲班设有早午班,分别有50多名学生。“我于本月4日下午6时许接送子健时,发现他脸颊有红印。我于是追问六十多岁的女院长和她三十多岁的儿子,他们直认曾经掌掴子健,并投诉子健很固执及不愿意做功课。他们还说,如果我不能接受这种教育方式,以后就不要再把儿子送来。”不满院长接投诉态度恶劣温爱芬提到,院长母子的态度恶劣,在接到她的投诉后不但不道歉,还指责是其子不做功课和只会哭泣,并且发脾气地用头撞墙,他们在逼不得已下才会动手打儿子,并且强调这幺做只是协助她管教儿子。报案带儿验伤她说,她向在场的同学查问,被告知他们只见儿子不肯做功课及不停哭泣,过后就被院长母子带到一间上课用途的房间。由于3人一进房间就把门关起来,所以接下来里面发生甚幺事情,他们并不知道。温爱芬表示,由于对方一直不愿道歉,她连同母亲及姐姐再度前往安亲班与院长母子理论,岂料院长母子的态度依然强硬,他们只好报案,并带儿子到怡保中央医院验伤。“在报案后,我回到家里替儿子沖凉,才发现儿子腿部有藤鞭的红印。经多次询问后,儿子才说出院长母子利用藤鞭鞭打他背部和脚部,被鞭打的伤口在5天后才完全康复。”温爱芬认为,如果安亲班不愿意教导儿子,就应该直接跟她讲,不可以向儿子动粗及恶言相向,这不是教育工作者应有的态度。院长:阻子健失控撞墙安亲班女院长接受记者电话访问时说,她是为了阻止发脾气及失控以头撞墙的刘子健受到伤害,才出手掌掴刘子健,并强调如果她不这幺做,后果将不堪设想。她说,刘子健很少会乖乖地在安亲班完成学校的功课,无论老师如何逗他,他最终还是喜欢把功课带回家完成。“事发时,小子健因为完成了一个题目并坚持自己做对了,可是老师却指他做错了,结果他就发脾气,把桌椅推倒,还失控地要把头部撞向墙壁。我是为了阻止悲剧的发生,才出手掌掴小子健,我的儿子就出力抱起他。”称遭子健抓伤脸部她说,当时小子健一直在抓狂,还用手指抓伤自己的脸部。她见状后,马上拿藤条鞭打他,试图让他停止伤害自己。院长表示,事发后,她马上拨打电话给小子健的母亲,也把整件事情告诉她。院长承认自己不应该出手打发脾气的小子健,可是她是在逼不得以的情况下,才会这样做,主要是希望小子健可以冷静下来。她说,她对安亲班里面的每名小孩都很有爱心,虽然她掌掴了小子健,但过后她还是用糖果逗子健开心,并且很有耐心地教导他做功课。院长冀接受道歉女院长承认,当时她没有向刘子健的母亲温爱芬道歉,是因为对方并没有向她提出道歉的要求。她说,她知道自己当时出手过重,也对这件事情的发生感到不好意思,因此她希望温爱芬可以重新接受她的道歉。女院长表示,他们是一间由教会经营的合法安亲班,一直都有向政府申请准证,他们知道小子健来自单亲家庭,加上温爱芬患有糖尿病,因此院方没有向温女士收取抵押金,每逢週六还替温女士检验血糖。“在发生掌掴小子健事件前,我们和温女士的感情很好,我们也一直很照顾温女士。”女院长说,霹雳州国阵公共服务投诉中心曾经针对掌掴小子健的事件派人前来调查,而她也答应向小子健的母亲道歉,可是事情到最后却没有了下文,反而是警方前来找她录口供。她抨击有关方面在处理这件事情上複杂化,导致她和温爱芬的误会加深。院长求勿把事情闹大温爱芬提到,警方接获她的投报后,于本週二前往安亲班展开调查,当时院长马上拨电向她道歉,并要求她不要把事情闹大,还一直质问她不应该报案。她声言,对方是因为害怕被提控才向她道歉。她强调不会接受对方道歉,甚至希望对方得到应得的惩罚。“我已经将事情交给警方处理,我不会再接受他们道歉。”儿留阴影不肯到校上课温爱芬透露,儿子自被掌掴事件后心理就留下阴影,见到老师就感到非常害怕,一直不肯到学校上课,也不去安亲班。她说,她于本週二带着儿子到学校,儿子也因为过度害怕,在参加考试一小时后就要求离开。她表示,虽然她已经向学校请假,惟她会在儿子的心情平复后,儘量劝儿子回到学校上课,并且将带儿子返回最初的安亲班补习。或带儿看心理医生她提到,如果儿子还是不愿意到学校上课,她会考虑安排儿子到怡保中央医院看心理医生。温爱芬在记者会上,向媒体出示儿子被掌掴后的照片,照片明显可见刘子健的左右脸颊都有微红的手掌印。据记者观察,小子健在记者会上也对陌生人感到害怕,一直依偎在母亲的怀抱,不愿意回答记者的提问。学习能力慢5岁才会讲话温爱芬说,儿子的学习能力与同龄孩子比起来较缓慢,直到5岁才学会讲话。“我一直带儿子到怡保中央医院看小儿专科医生,目前还在观察儿子的情况,仍不清楚儿子是否有学习障碍。”她透露,她的儿子向来没有不做功课的习惯,在第一家安亲班时,儿子被安亲班老师询问学校是否有课功做,儿子都经常回答说不知道,所以她才把儿子转到孟加兰这家安亲班,方便儿子与一名同班同学一起做功课。“儿子平时在家都有做功课,他不是一名懒惰的孩子,他只是学习能力比较慢。”她相信安亲班因为无理,儿子才会不做功课。调查安亲班是否有准证李官仁表示,霹雳州国阵公共服务投诉中心会向福利部和怡保市政厅了解掌掴刘子健的安亲班是否有申请准证开班,然后才採取进一步行动。他说,马华也会跟进和了解警方的调查进度。他提到,安亲班的院长和其儿子向刘子健动粗,已经触犯保护儿童法令17(1)(a)条文。他说,霹雳州国阵公共服务投诉中心委员林炳顺曾经前往安亲班了解详情,对方的态度恶劣,并承认曾经掌掴小子健,还强调不会向其母亲道歉。李官仁希望,开设安亲班的教育人士不要向小朋友动粗,如果小朋友不听话,他们应该先进行辅导,然后与父母讨论,无论孩子多顽皮,也不应该动手。‧2011.05.11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