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超生活 >《李昌华专栏》从《鹿鼎记》谈到庸医误国 >

《李昌华专栏》从《鹿鼎记》谈到庸医误国

2020-06-10来源:A超生活
点赞:299
《李昌华专栏》从《鹿鼎记》谈到庸医误国

那一年在史研所欧洲史的课堂上,而立之年就荣膺剑桥博士的王教授意气风发的告诉我们:「历史除了人民和地名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小说除了人名和地名是假的,其他都是真的」,大哉斯言也!

古今中外多少史家如中国正气歌讲的「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因求真不得善终者伙矣!有的降官黜爵 ,有的身陷囹圄,更甚者满门抄斩,故有史家转用文学作品发舒心中块垒,日本厨川白村说「文学是苦闷的象徵」或可道出其中深意,以前姚从吾教授说「历史在求真,哲学在求善,文学在求美」,这藩篱早被打破了。

中国司马光说资治通鉴「国家之兴衰,生民之休戚」皆加已选录,供统治者施政之参考,梁启超却认为传统中国史学以帝王将相为主体,很少考虑云云众生之事,他说传统史学叙述的不过是「人间一二有权力者兴亡隆替之事」,仅是一人一家的谱牒而已,西方也有这现象,所以庶民生活的点点滴滴,小说的描述反而「其中有真意」。

《李昌华专栏》从《鹿鼎记》谈到庸医误国

西方历史从中古世纪基督教会和封建制度盛行以来,人民生活的不公不义,封建贵族的为富不仁,教会人士的伪善凌弱,在在显现出欧洲社会的黑暗,史书着墨甚少,反而在文学名着中处处可见,如拉伯雷的《巨人传》、莫里哀的《伪君子》、席勒的《阴谋与爱情》、霍桑的《红字》、莫泊桑的《羊脂球》、杜斯托耶夫斯基的《白痴》,最有名的是「法兰西的良心」雨果笔下的《巴黎圣母院》和《悲惨世界》,都是每个时代人类生活的真实写照。

年少在国民党威权与白色恐怖统治下,偷看禁书是一种莫名的乐趣,香港侨生假期返乡回台时夹带三十年代文学作品等滋润我们饥渴的灵魂,警备总部等单位乱查禁书,当时查良镛在香港办明报,因「政治学台湾,贪污学台北」等言论得罪国民党,他的武侠小说被列入禁书行列,可恶的禁书目录比辞典还厚,书商只有把《射鵰英雄传》改成《大漠英雄传》,由司马翎挂名上市,警总超荒谬的单位用《射鵰英雄传》歌颂写沁园春「只会弯弓射大鵰」的毛泽东,舖天盖地的想消灭《射鵰英雄传》,国民党用一大堆草包,得罪相当多有理想的知识份子,还能存在到今天,不少无知者为牠搽脂抹粉,这只能说台湾人造孽太深;不过话说回来,国民党更该禁金庸的是《鹿鼎记》,因为金大侠借《鹿鼎记》指桑骂槐道出中国现代史上荒淫无道夤缘附势的陈年往事,真的是「知我者其惟鹿鼎记乎!罪我者其惟鹿鼎记乎!」

金庸作品或许是赶稿,抑是倪匡等代劳,文笔不如陈喆(琼瑶本名)的爱情小说精鍊优雅,但琼瑶远离人间烟火的故事可看性低,金大侠刻画出欺亲灭徒如马騜的伪君子-岳不群,又塑造逢迎拍马、欺善怕恶、胡言乱语、思想龌龊、歧视女性的登徒子-韦小宝,把人性七情六慾的扭曲写得淋漓尽緻,让人拍案叫绝;历史上的清康熙够精明绝不会如鹿鼎记中描述的无知,连没净身的韦小宝都能混进清宫胡闹,他的妹妹竟成韦小宝七个老婆之一;又假借顺治黄帝出家到五台山,宫廷中闹出假太后与姘头不可思议的故事,金庸故意用这些荒唐事影射民国史的光怪陆离;鹿鼎记中如韦小宝、假太后之流的在民国史上处处可见,可歎的是如韦小宝者在后来的造神运动中,成为英雄引领风骚也误国多年,使有识者浩叹不已。

《李昌华专栏》从《鹿鼎记》谈到庸医误国

孙文(方中业师发现孙文终生没用孙中山三字,且中山是日本姓,加中国姓不通)是个被神化过度的英雄,鹿鼎记有不少地方描述他,台湾人应该把他从神坛请下来了,国民党长期逼台湾学子必读三民主义,大一还必修国父思想,这种可恶的洗脑,终于让台大学生认为最没意义的一门课是国父思想,台大在党国严控下,学生都能明辨好坏是非,只有冥顽不灵的中国党抱残守阙等待寿终而已!我们姑且不论孙逸仙人格瑕疵.出卖国权、以怨报德、所託非人等严重缺陷,就从国民党骗我们必读的三民主义五权宪法说起吧!

孙文一个恋童癖(对朋友未成年女儿都敢染指),又有草莽个性的人( 孙文折断村内「北帝」庙中神像之手,被村人攻讦围剿),国民党告诉我们他学贯中西,年少时很多老师说孙文每次都考一百分,看到他成绩单才知谎话连骗,他 27 岁毕业于香港野鸡学校,香港、澳门政府都没给他医师执照,他后来开药局当密医,这样的人会像国民党御用文人说的留下「俟诸百世而不惑的」思想,真在考验我们的智商,他自己说他思想渊源有三「因袭吾国固有之思想者,规抚欧洲之学说事蹟者,有吾独见创获者」,说白点就是东併西凑的大杂碎,其他不谈,光说独见创获者郑竹园说是积极的民族主义、权能区分说、平等的理论、人权的主张、国际关係、经济制度六项,看完我们不由得摇头叹息,这哪是孙文独创的卑之无甚高论,国内外早有了,很多号称孙文思想专家在台湾骗吃骗喝几十年,最后连王昇政战团队掌控洗脑的首脑马璧等都心虚逃到中国附匪去了,变成「三民主义必将统一中国」苦涩的笑谈;中国孟子曾说:「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足以自行」,在人治的中国很多良法美制都会变样,孙文的三民主义许多地方是国民党用来愚民的,根本无意也无法实行,如「涨价归公」,「节制私人资本,发达国家资本」,尤其让毛共打垮国民党的「土地改革」等,中国史上有王莽等会做节制私人资本、向有大批土地者抽空地税、弱势族群丧葬费由政府补助等消除贫富悬殊现象的做法,只是新朝 15 年就亡了,后世抹黑王莽,还好有胡适之、钱穆等给他公允的评价,国民党只会与财团土豪劣绅挂钩,鱼肉人民与知识份子等,在中国四年内被共产党打败,逃窜来台继续乱搞,怪不得台大政治系教授笑说国民党只会实行孙文的民生主义育乐两篇而已!

孙文的五权宪法成为中华民国政府体制的依据,国民党自栩比十八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Montesquieu)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更进步,尤其考试权和监察权是中国发明的,看这百年来民国史的演变,我不能不说这是叠床架屋.劳民伤财的制度,行政.立法权的扞格,造成民国以来动乱的政局,那有监督制衡的机制,那来精彩的百年;诚如梁任公说的:「自辛亥迄今………忽而召集国会,忽而解散国会:忽而内阁制,忽而总统制;……大抵一制度之颁,行之平均不盈半年,旋即有反对之新制度,起而推翻之,……政府威信,扫地尽矣」

民初动乱的中国,先是军阀割据造成南北分裂,国民党骂军阀穷兵黩武,但这些武夫对知识份子的尊重比国民党好多了;迨国民党北伐号称统一中国后,进入训政时期以党治国,一直到行宪后乱象更严重,南京选副总统和国大代表抬棺丑剧不一而足,遗笑海内外;国共内战后先发布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后在台湾实行世界最久的戒严,孙文的理论早就支离破碎了,但对台湾政治影响还颇大,有些早该大刀阔斧的改造或废弃才行。

欧美多少民主国家採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政府几百年了,孙文主张把考试、监察权分出成五权政府,说这样更能权能区分,真的吗?

中国历来司法不独立,都由执政者掌控,国民党培养一批专门打击异己的鹰犬,所以有人说「法院是国民党开的」;监察院本来职司官员违法乱纪之纠举弹劾,可惜在党国掌控下,如陶百川少数稍具古御史风骨外,其他人仰逢上意,只敢拍苍蝇不敢打老虎,当年弹劾行政院长俞鸿钧是国民的内斗,与整饬官箴无关,太多人认为监察院该废掉,该废而不废的监察院最近反如陈师孟委员说的可用监察权来纠举司法人员的不中立,多年来许多法官办绿不办蓝,司法程序的不正义,使司法公信力蕩然无存,陈监委的努力该获得肯定,只是我们不解的是执政当局为何放任司法不公而不处理,陈前总统审判程序严重瑕疵,越方如唆使辜仲谅做伪证案等太多荒谬案件,司法单位早该快速处理做救济或惩惩法办了,为何怠惰如此?政府公信力折损,绝非执政党之福。

我们读历史知道转型正义对台湾成为一个正常国家何等重要,民进党人可能是史观不够或其他难言因素,出现亲痛仇快之事,纵容做恶者逍遥法外气燄嚣张,阻碍社会正常理性的成长,台湾发生不少国民党导演的血案,有的牵涉庞大利益共犯集团或许难破案,有的特务全天监视,或学者被约谈好几个人被杀害,那一特务执班时发生血案真的查不出来吗?连当时刑事警察局长都说千分之九百九十九破案了,国民党包庇杀手,民进党执政了竟也不认真去找出元凶,破案非像杨虎城灭门血案要行凶者晚年自白,才真相大白吗?年少时不懂中国老子说「治大国若小烹」,耳顺之年体会出个中道理了,中国人会说「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国事如麻,治国者能不善用公权力,塑造公信力,让「顽夫廉,懦夫有立志」吗?难吗?难在用人没有大破大立的格局,促转会成立,主事者竟然找一个妥协性高蓝绿都肯定的人来当,这能真的正义转型吗?民进党又错失一次像中国最成功的商鞅变法「徙木示信」的好机会,好可惜呀!

孙文最可议的是权力慾太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民初为对付袁世凯,不惜出卖东北国权;为了扩大自己势力,造出陈炯明叛变;更糟糕的是外国人支持北洋政府,他竟然接近红色苏联,提出「联俄容共」政策,允许共产党以个人资格加入国民党,还在 1923 年说民生主义是共产主义,播下了国民党分裂,后在中国毁灭的种子 ,黄埔军校成立后由共产党的不倒翁-周恩来当政治部副部长、部长,多少优秀学生被吸收为共产党员,或让许多共产党地下党员渗透入黄埔,尔后的国共内战中,国民党的黄埔学生看到周恩来还要叫老师,怪不得国民党黄埔校友中有人以当「常败将军」为荣,这段史实国民党人竟然不去了解吗?中国共产党尊其为「中国近代民主革命的伟大先行者」是正确的,国民党明令尊称孙文为「中华民国国父」是不是头壳坏得太严重?

迩来台北造神运动中也出现一个争议性颇高的医生,筱峰教授说他人格特质有:忘恩负义、性别歧视、言行轻浮、物化部属、谄媚中国、崇拜独夫、诚信不足、推诿塞责等,直逼马騜 2.0 升级版,我百思不解的是一个在台湾土生土长的人,说是二二八受难者家属,在国民党反共教育下成长的台大医生竟然崇拜毛泽东,去延安中共圣地朝圣,去中国超过 20 次以上,这种反常行径,有权威好友说中国握有对他不利的把柄,因他脑下垂体异常,又太爱阿堵物了,我宁可认为这是玩笑话,不然台湾多了一个可怕的变色虫,我又被医生骗了,只为了要推翻国民党,台湾好好独立建国,唉!今宵酒醒何处,真的是晓风残月吗?

《李昌华专栏》从《鹿鼎记》谈到庸医误国

善于利用媒体造就自己的声望不一定错,但这个人组成网军,利用无知又可悲的年轻人攻击对他有意见者,我亲自体验到有一议员质询他为何市场改建不用省钱方案,她的群组几分钟内出现几十个谩骂者,我稍为声援议员很快也引来一群围攻者,还有人白痴的笑我脸书只有两个朋友,我不客气的告诉他们我不上脸书,我认真的工作进修,我才不要像可怜的走狗,不想成长还要糟蹋别人,这个医生岂只邪恶而已!

我读过希特勒如何煽动年轻人加入纳粹党的故事,德国一次大战战败,凡尔赛和约的屈辱,割地又巨额赔款,使德国严重通货膨胀,威玛共和国无法改善恶劣惨况,一个有演说天份的希特勒提出鲜明的口号「撕毁凡尔赛和约」.「大炮重于奶油」,凝聚德国人心,纳粹帝国后来所作所为太独裁,造成二十世纪人类大浩劫,但希特勒最少还有口才,会提出鲜明的政见,台北这个人东扯西扯,今日说的和明天说的不一样,对的都是他做的,坏的全是别人干的,还在中国共产党加持下,说要超越蓝绿,结果白色力量变成无色联盟,台湾年轻人真无脑的那幺好骗吗?

更可笑的处处以中国马首是瞻,仰共产党鼻习,我真的很不齿这个人;英国大文豪萧伯纳说过:「凡是天才年轻时当左倾,到中年仍相信共产主义,则必是白癡。」;前法国总理 「胜利之父」-克利蒙梭真言:「三十岁以前不相信共产主义,没有良心;三十岁以后还相信共产主义,没有大脑!」,诚哉斯言也,天佑台湾!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