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超生活 >当年纾困AIG前夕,柏南克告诉自己:我还来得及煞车…… >

当年纾困AIG前夕,柏南克告诉自己:我还来得及煞车……

2020-07-09来源:A超生活
点赞:692

当年纾困AIG前夕,柏南克告诉自己:我还来得及煞车……

时间是二○○八年九月十六日,星期二,晚上八点。我精疲力尽,心智与感情都已枯竭,可是我坐不住。在联邦準备理事会所在的艾寇斯大楼里(Eccles Building),从我办公室的窗户望出去,可以看到宪法大道上往来的车灯,还有排列在国家广场上美洲榆树的模糊树影。这时,还有数十名职员尚未下班,可是紧接我门外的走道上寂静无声,空蕩蕩的。我们的传播组组长、也是我的幕僚长蜜雪儿.史密斯(Michelle Smith)安静地坐着,办公室里除了我,只剩她一人。她正等着我开口说话。

四小时前,财政部长汉克.鲍尔森(Hank Paulson)与我在白宫无窗的罗斯福厅,并肩坐在棕色皮椅上,那里距椭圆形总统办公室仅数步之遥。厅内有个壁炉上挂着老罗斯福总统当莽骑兵的画像,他正骑在前腿跃起的骏马上。在闪闪发亮的原木桌对面,面向着鲍尔森和我的,是白宫的主人,闷闷不乐的小布希总统(George W. Bush),他旁边是副总统迪克.钱尼(Dick Cheney),接着依序是总统的顾问、鲍尔森的资深助理、其他金融监理机关的代表,他们坐满了会议桌旁的另外十二张座椅。

通常总统开会喜欢保持轻鬆的气氛,以俏皮话或是无伤大雅地戏弄亲近的顾问作为开场。那天下午则不然,他开口就问:「我们怎会落到这步田地?」

总统是明知故问。一年多以来,我们一直在对抗一场失控的金融危机。三月,联準会融资三百亿美元,协助摩根大通集团(JPMorgan Chase)解救华尔街投资银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免于倒闭。九月初,小布希政府接管了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以免这两家公司破产,美国约有一半的房屋抵押贷款出自它们。就在此刻开会的前一天,凌晨一点四十五分,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在鲍尔森与纽约联邦準备银行总裁提姆.盖特纳(Tim Geithner)的主导下,极力寻求合併伙伴未果,已经声请破产。

而我当时正向总统说明,联準会为何计画融资八百五十亿美元,给全球最大的保险公司「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 AIG)。该公司运用奇特的金融工具,为次级房贷担保的证券提供保险,轻率地冒险投机。到如今,次级房贷的违约率打破以往纪录,投保过那种保险的金融公司和其他AIG的交易对象,均要求它理赔。要是没有这笔现金,AIG 不出几天,也许不要几小时,就会破产。我向总统表示,我们的动机不是要协助 AIG、其员工或股东。而是我们认为,整个金融体系,更重要的是美国经济,恐怕会承受不住AIG破产。

市场对雷曼倒闭的反应,已经陷入完全的恐慌之中,其严重程度是经济大萧条以来前所未见。周一道琼工业指数暴跌五○四点,是二○○一年九月十七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那一天是九一一恐怖攻击后的第一个交易日,而这一波卖压已扩散到全球的市场。由于金融机构丧失信心,银行间的拆款利率向上狂飙。祸不单行的是,我们陆续接获报告,自从某大基金因雷曼倒闭而亏损累累后,其大小投资者都陆续把现金撤出货币市场共同基金。

每个人都知道,在总统大选年去救 AIG 将会产生严重的政治后果。总统所属的政党,才刚在两周前的二○○八年全国代表大会政纲中断然宣布:「本党不支持政府纾困民营机构。」而且联準会提议的介入行动,将违反一个基本原则,即企业应遵循市场纪律,政府不应庇护企业因本身错误造成的后果。然而我知道,以当前金融情势如此混乱,若 AIG 违约,情况将会糟糕到难以想像的地步──对美国和全球各经济体,将造成无法预知,但必然是大灾难的后果。

资产超过一兆美元的 AIG,规模比雷曼大 50%以上。其营运遍及一百三十多国,在全球共有七千四百万个人和企业客户。它对十八万家小型企业和其他法人实体提供商业保险,这些机构僱用员工一亿六百万人,相当于美国三分之二的劳工。AIG 的保险产品保护着地方政府、退休基金、及四○一(k)退休福利计画参与者。AIG 若是倒闭,将会引发美国和国外更多的金融巨人倒下。

总统表情严肃地认真聆听。鲍尔森当天稍早已警示过他,对 AIG 的行动可能势在必行,他也知道我们的选项极其有限。无民间投资者有兴趣买下 AIG 或借钱给它。而小布希政府没有钱,也没有去救它的权限。可是 AIG的许多关係企业若有足够的价值,可做为融资的抵押品,联準会就能借钱给它,使它继续营运下去。

如同他在此次金融危机期间一贯的回应,小布希重申他信任鲍尔森和我的判断。他说,我们应该採取必要的行动,他也会尽可能地扛起政治责任。我感谢他的信任,更感谢他肯不顾对个人和政党可能的政治后果,去做对的事情。获得总统的支持十分重要。另一方面,总统基本上是在告诉鲍尔森和我,美国和全球各经济体的命运掌握在我们俩手中。

我们接下来的会议,则是当晚六点半在国会大厦,应对起来更加棘手。鲍尔森、我及国会领袖们,挤在一间狭小的会议室里。众议院议长南希.裴洛西(Nancy Pelosi)无法参加这次匆忙安排的集会,不过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哈利.雷德(Harry Reid)和众院少数党领袖约翰.博纳(John Boehner)都在场,另外还有参院银行委员会主席克里斯.达德(Chris Dodd)、众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巴尼.法兰克(Barney Frank)、及其他数人。

鲍尔森和我再次解释 AIG 的情况,和我们提议的因应方案。我们被各种问题围攻。国会议员们问到,联準会是否有借钱给保险公司的权限。一般情况,联準会只获准融资给银行和储蓄机构。我说明《联邦準备法》(Federal Reserve Act)一项针对大萧条时代的条

随着问题渐渐减少,我望过去,看到雷德参议员疲惫地用双手搓着脸。最后他终于开口。他说:「主席、部长,谢谢你们今晚来到这里,告诉我们这些,并回答问题。这对我们很有帮助。虽然你们听到一些评语和反应,但请不要把任何人在此说的任何话,误认为代表国会对此行动的认可。我要说得非常清楚,这是你们的决定和你们的责任。」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