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超生活 >范平东:阵营不同皆为民选勿沿袭不公议员拨款 >

范平东:阵营不同皆为民选勿沿袭不公议员拨款

2020-08-02来源:A超生活
点赞:359
范平东:阵营不同皆为民选勿沿袭不公议员拨款范平东:阵营不同皆为民选勿沿袭不公议员拨款范平东:阵营不同皆为民选勿沿袭不公议员拨款

(槟城7日讯)首相马哈迪宣布拨款给在野党国会议员,不过比起执政党国会议员每人可获50万令吉拨款,每名在野党国会议员只获得10万令吉拨款,引发争议。

非政府组织愿景工程(ENGAGE)主席范平东说,国阵执政时没有给反对党国会议员任何拨款,该组织乐见如今的希盟联邦政府改善了这一点,但希盟政府对待反对党国会议员的方式,引起了该组织的关注,毕竟反对党国会议员也是民选议员。

他质问,难道所有国会议员不该获同等的对待?毕竟他们同是由选民选出的人民代议士。

“希盟在竞选宣言中,承诺会通过透明的方式提供拨款给议员,以让他们在选区内履行职责及设立服务中心。

“虽然没有阐明拨款一样多,但它也没有指拨款数目有差异,这让人认为拨款数目将一样多。”

因此,他促请首相对此进一步解释。他也质询,希盟早前说要重振国会的尊严,但没有公平,何来尊严?“希盟长时间在野,理所当然对国阵政府的不公有很深感受,但如今执政了,希盟会否改变这种对反对党不公的做法?希盟新政府该让人民知道,他们真正要在公平的基石下重振这个国家。”

黄进发:拒绝党同伐异

拨款透明却不公没意义

政治学者兼时事评论员黄进发指出,若509是全民海啸,所谓的“新马来西亚”就必须建立一个更公平的马来西亚。

他受访时说,拒绝希盟一党独大的心态,以及政党歧视的现象,虽族群和宗教平等的路可能还很远,但政党平等在议员拨款方面绝对可以一步到位,不认同党同伐异的行为。

“希盟竞选宣言第16项承诺是‘恢复国会权威’,并强调透明拨款,但仅透明而不公平就意义不大。希盟愿意拨款给在野党议员固然是进步;但只要朝野议员待遇有别,始终是为德不卒。”

执政心态须改变

他说,只要朝野议员待遇有别,可能会有两个效应,那就是在野党议员(尤其是个人表现不强者)可能为了更多拨款而跳槽国阵,第二则是补选时,选民可能会为了更多拨款而投选执政党候选人,有违自由公平选举精神。

“国阵过去长期歧视在野党,选区拨款只给执政党议员,而在野党选区则交由选区协调员支配拨款,这说穿了就是用公款收买人心。”

黄进发说,这个国家不止属于执政党支持者(48%),也属于在野党支持者(52 %),而且这个改革并不涉及複杂的体制变更,也没有利益团体会反对,唯一需要改变的就是当权者的心态。

承认国阵没拨款“不应该”

魏家祥促希盟兑公平承诺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昨日在脸书批评朝野拨款不一的贴文引来网民讨伐后,他再度发文表示承认国阵之前没给在野党选区拨款是“做得不对”及“不应该”,所以下场是失去民心和下台,但如今只是要求公平,这是在挑骨头吗?

他在脸书贴文说,马哈迪宣布给予在野党选区拨款,开创新河,这确实做得比前朝政府好,应该给予肯定与嘉许。

“尤其是柔佛州务大臣拒绝给予在野党选区拨款后,州内人士群起反对,最终柔佛州务大臣妥协,宣布给予朝野州选区一样的拨款。”

他说,行动党领袖在大选之前信誓旦旦地承诺要公平对待朝野,惟这个承诺在中央却没有兑现。

他质问,无论是柔佛或中央,是否真正实践了公平对待朝野,难道早前立场是要求公平,而现在因为得到七分之一就应满意不吭声?“若柔佛州务大臣偏差对待在野党选区时没人出声反映,最终会否有公平拨款?”

许文思:制度化确保公平

谢诗坚:调整差距减争议

时事评论员许文思律师受访时说,若要一劳永逸解决拨款不公的问题,政府可以考虑立法以给予朝野国州议员制度化拨款。

“若无立法管制,基本上拨款与否是由当权者决定。”

他说,若不要有歧视政治立场不一样的现象出现,那就需要一个机制来公平对待朝野议员。

时事评论员拿督谢诗坚说,朝野议员拨款不平衡是我国政府的惯例,因为宪法无规定必须拨款多少给予在野党,但若目前在朝政府可以调整拨款数额,让彼此差距不大,那幺就可减少争议及反弹。

他说,朝野议员所获得的拨款分别是50万和10万,若在朝政府可以调整为2:3或2:4的比例,数额差距不太大,那幺就能让人心服口服。

关键字: 范平东不公议员拨款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